正經嬸兒 / 待分類 / 矇眼,爆炸,虐殺成癮…...這個被全網求封...

分享

   

【sf集運】矇眼,爆炸,虐殺成癮…...這個被全網求封殺的導演説:不死點什麼,不能叫藝術

2021-07-07  正經嬸兒

    願你

    心中有夢想

    眼中有温柔

    腦中有哲學

    作者 |橙子      來源公號|正經嬸兒

    這兩天,一則“抵制導演姚守崗,抵制《犬王》”的帖子在網絡上持續發酵,引發網友熱議。

    事情的起因,是有網友翻出一部名為《犬王》的抗日電影。

    電影中,有一場“海龍”為了保護村子中的村民,叼起炸彈奮力跑遠,然後犧牲的場景。

    也正是因為海龍所做的這些,讓村民們成功得救。

    本來以為這種爆炸鏡頭,都是用道具來代替的,但沒想到:

    狗是真的,炸彈也是真的。

    而且,導演姚守崗為了確保真實性,要求必須用軍犬來拍攝。

    這樣才能讓觀眾看到那種忠誠和偉大。

    所以,當時被炸死的那隻狗,正是一隻身戴功勳的退伍軍犬。

    事情被曝光,網絡上,有人關心姚守崗的“安全”。

    有人在豆瓣打下了一星評價,並留言:我説姚導,您怎麼不綁上炸藥為藝術獻身一把呢?

    一些網友找出相關法律法規,在中國故意殺害軍犬,屬於違法行為,最高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  而《犬王》的評分已經跌到了2.2分。

    一部讚頌軍犬的影片,殺死了一條真正的軍犬。

    你們到底是不會做特效?

    還是不會做“良心”?

    事實上,在2007年的《流金歲月》節目中,姚守崗就提到過這件事。

    彼時,電影《犬王》斬獲“優秀影片獎”特別獎,甚至還提名了金雞獎“最佳攝影”。

    導演在節目中説“為了這個影片,必須死條狗”。

    聽到“必須”兩個字,讓人感到有點毛骨悚然。

    原來,姚守崗對“海龍”並沒有感情。

    在他看來,狗只是一種拍攝道具。而且,這個“道具”還是他騙來的。

    原來,1993年,電影《犬王》開始拍攝。

    那時候,姚守崗到部隊挑選拍攝用的軍犬。

    知道這是一部抗日題材的電影,部隊十分配合。

    再加上姚守崗曾拍攝過《白樺林中的哨所》,算得上軍營的老朋友。

    所以士兵們熱情地將軍隊裏屢獲戰功的明星軍犬“海龍”帶到了他面前。

    “海龍”立下過赫赫戰功,因為年齡問題,即將退役。

    大家想着讓它再出一次風頭。

    姚守崗也很滿意,但卻沒告訴戰士們,這是一次“一借不還”的拍攝。

    在片場,姚守崗大喊:只拍一次,一次必須成功。

    然後炸彈被點燃,“海龍”叼着炸彈向前跑去。

    直到炸藥包冒出煙來,負責看護“海龍”的戰士才意識到了不對勁。

    但是為時已晚。

    姚守崗用三個不同的機位,拍下了“海龍”走向死亡的場景。

    士兵看着這條軍犬支離破碎的身體,哭聲響徹在這片天地,狂噴了幾口鮮血。

    姚守崗卻頗有遺憾地説:“你看這狗真傻,都不知道甩掉”。

    他不知道,只要聽不到訓導員“扔下炸彈”的口令,它一直叼着炸藥包,即使被炸的粉身碎骨。

    它拼命地叼走炸彈是要保護人類,卻不知真正危險的是人類。

    這是忠義,不是傻。

    “海龍”犧牲後,其所在部隊對它進行了沉痛的哀悼。

    姚守崗為了藝術而無視生命的行為,受到了所有人的唾罵。

    而在各種輿論的壓力下,姚守崗依然反覆的對自己進行辯解説:

    這隻狗再過幾年也就老死病死了,現在為藝術獻身,既沒有痛苦,也是一種奉獻。

    拿藝術當擋箭牌,這波操作大家太熟悉了。

    只是,他可以為了一個幾秒的鏡頭,殺一條狗。

    但有的人,靠一條狗,能多活“好幾秒”。

    2020年3月7日,用作集中隔離的泉州欣佳酒店發生坍塌。

    事發時樓內共有71人被困。

    當時媒體常見的報道是:19:30左右,鯉城區欣佳酒店發生樓體坍塌;21:00已救出23人。

    人們驚歎救援的速度,但卻忽略了,完成這個速度的,除了170輛消防車、853名指戰員外。

    正是9只搜救犬。

    其中,六歲半的搜救犬貝貝進入現場15分鐘不到,就救出了3個人。

    截至10日已救出6人。

    再往前,在12年前的汶川地震中,有67只搜救犬參與了救援工作。

    它們轉戰了5個重災區,連續工作了10天9夜。

    其中一隻搜救犬救回了33條生命,在它找到第34位倖存者,準備“報信”的時候、

    餘震發生,廢墟突然坍塌了。

    而這隻搜救犬,也被埋在了廢墟之下。

    當戰士們把它挖出來的時候,它的內臟已經全部被砸爛了。

    而在去年6月,在中印邊境的加勒萬河谷,印度軍方違背與我方達成的共識,公然越線挑釁,與我軍產生了激烈的肢體衝突。

    有四個年輕人,永遠的留在了那裏。

    陳紅軍、陳祥榕、肖思遠、王焯冉。

    我們將會記住這4位烈士的名字,也會記住那位身先士卒,以血肉之軀築起長城的英雄團長祁發寶。

    但也不要忘記,在官方公佈的邊境衝突的視頻中,在戰士們的身後,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,軍犬。

    它被一名戰士牽着站在後方,當看到印軍過來的時候,它吼叫着躍起,想要迎戰。

    面對數倍的敵人,它同我們的戰士一樣,絲毫不畏懼。

    我們常説,哪有什麼和平年代,不過是被這樣的一羣英雄拼死守護着。

    而這些英勇無畏的軍犬,就是無言的四腳小英雄。

    不能言語,卻最通人性。

    無法交流,卻極為忠誠。

    “它們付出一生,只為我們的平安”。

    再説回《犬王》這部電影的導演。

    追求最完美的藝術效果,這本無可厚非。

    但是在這之前,還要守住自己的良善之心,換言之,千萬不能失去了人性。

    更不能拿“藝術”、“奉獻”的高帽子去剝奪一個生命的生存權利。

    事實上,在許多有關動物題材的電影中,劇組都會盡力用特效或道具。

    在好萊塢,自從1979年開始,美國影視演員協會就跟美國人道善待動物協會達成協議,避免為了影視拍攝而殺傷動物。

    每一部電影結尾字幕都會出現該動物協會的標誌與評級。

    電影《肖申克的救贖》有一個老布給他養的鳥兒喂蟲子的鏡頭。

    美國人道善待動物協會表示直接將活蟲子餵給鳥兒是不人道的,為此劇組找來一條自然死亡的蟲子才完成拍攝。

    然而在國產影視裏,多的是像《犬王》這樣,把動物當成毫無生命的道具,全無憐惜之心的做法。

    高希希為了證明自己拍《三國演義》很努力,效果很真實,自豪地表示:

    “我們的馬在拍戲中一共犧牲了六匹,瘋了八匹,連馬都受不住了,你想想大概是什麼樣的一個戰爭場面吧。”

    之後他又解釋:“馬都是病了,我們已經對受傷的馬進行了全力搶救,真的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只是沒有搶救過來”。

    為什麼病了,心裏沒數嗎?

    《悲情布魯克》導演拍攝一場馬墜崖的戲,遲遲達不到預期。

    因為馬是聰明有求生欲的,它不肯跳下懸崖。

    所以他把馬的眼睛蒙起來,然後把它推下了懸崖,摔得血肉模糊。

    事後賠了800塊。

    《皮繩上的魂》,為了追求效果,導演執意殺死一頭已經懷孕的鹿。

    還有為了拍出幼鳥在窩裏嗷嗷待哺的場面,把鳥窩周圍的樹枝樹葉全部剪光,最後導致幼鳥被曝曬而死。

    “如果不死,就沒有辦法達到那個悲劇的張力”。

    那如果要靠犧牲生命才能表現悲壯,這還是藝術嗎?這是赤裸裸的殺戮。

    就像網友説的,“把動物當道具的導演,也不會把演員當人,所以娛樂圈各種奇葩潛規則不斷”。

    雖然有點絕對,但也不無道理。

    因為對待動物的態度,是人性的一種體現。

    一個人,如果對動物都冷酷無情,這樣的人,生活中也必定同樣殘忍。

    羅蘭夫人曾説:“接觸的人越多,發現自己就越喜歡狗。”

    是啊,狗,永遠都會是狗,但是有些人卻活得越來越不算個人。

    甚至人類冷血、殘忍起來,連禽獸都不如。

    《孟子》裏面説過,“君子之於禽獸也,見其生,不忍見其死;聞其聲不忍食其肉。”

    每一個生命來到人間,都有好好活着的權利。

    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,人類可能有了改造好劣的能力和智慧,但是卻逐漸失去了與智慧匹配的良善之心。

    放在藝術裏來説,無論我們如何推崇演員真實高超的演技,如何讚歎場景的還原,但那始終是一種表演。

    電影本身是一種虛構的藝術,而且正因為它與現實存在一定距離,我們才能心安理得地欣賞。

    如果一個人不斷地以藝術之名,混淆虛擬與真實的界限,借用劇情發泄私情。

    那他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背離人性,進而挑戰觀眾的底線。

    最後,我想海龍在叼起炸藥包那一刻,是光榮的,因為它正在執行人類給它的最後任務。

    也希望,它永遠都不知道真相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