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用户48533353 / 待分類 / 説錯話的羅翔被罵得退出微博,與養女發生...

分享

   

【sf集運】説錯話的羅翔被罵得退出微博,與養女發生關係的鮑某明卻在持續漲粉

2021-07-05  新用户485...

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、願成長的人


《離婚七年》系列已轉去小號更新

請點擊下方鏈接關注小號查看



説錯話的羅翔被罵得退出微博,
與養女發生關係得鮑某明卻在持續漲粉


文/晏凌羊

 01 

我一直覺得,羅翔是個寶藏博主(只是我的覺得,你可以有別的覺得)

雖然羅翔老師不認識我這個本科師妹,但我還是要為這個本科師兄打call。

他是一個多麼温暖的男人啊,至少在我看來是。

我從他那裏學到的最核心的東西,就是“內觀”

我們見古今,見天地,見眾生,最終的還是要回歸到“見自己”。

要一次又一次地叩問自己,才能錘鍊出一套完整而自洽的、只屬於你的“核心價值觀體系”。

有了這套價值觀體系,再從中找到自己的座標,一個人才可以活得很硬核。

這才是你之所以成為你(而不是別人)的關鍵

可是,我也是前段時間才知道,他被罵得退出了微博。

而鮑毓明,是的,就是那個涉嫌強姦14歲養女的鮑毓明,迴歸微博了,而且粉絲量還猛漲。

一個知法卻鑽法律空子的人渣,抓住羅翔話語裏的幾個小瑕疵(羅翔已經一再説明了大前提“如果案情屬實”),在微博上喊幾句口號、叫一下冤,就能得到赦免和同情。

2020年9月8日,羅翔就因摘抄了一句書上的話而遭受了大量的攻擊和謾罵。

當時他在微博上是這麼寫的:

結果恰逢當天鍾南山獲獎,致使某些網友認為羅翔在旁敲側擊地嘲諷,於是開始謾罵和侮辱。

於是,羅翔永久性停止更新微博。

而羅翔徹底退出微博,是因為從6月初開始,曾陷入「性侵養女案」的鮑毓明開始在微博上對羅翔瘋狂攻擊。

他連續謾罵了將近一個月,還質疑了羅翔的專業能力、質疑了羅翔在上課時講的一些段子,並要求羅翔對以前提到他的性侵案道歉等


一瞬間,鮑毓明反倒成為了一個值得同情的人,而且他還要起訴羅翔侵犯了他的名譽權。

可是,他是個什麼東西呢?是長期在網上發帖收養養女而且知道養女滿14週歲後自己就不會觸犯“強姦罪”,才跟養女發生關係的律師。

東窗事發後,他才説自己是一心一意想和她結婚……而自己一個四十多歲的、當了很多年律師的男人,完全被一個14歲的小姑娘和她的母親“套路”了。

目前,暫時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鮑毓明強姦養女(律師嘛),因此,連檢察院的通報都只是説他嚴重違背社會倫理道德和公序良俗,沒有直接給他定罪。

也許,他確實有“被套路”的可能,但你相信嗎?

有意思的是,僅僅因為看不慣羅翔,很多人就要支持鮑毓明。

對這種現象,我是感到很可悲的。

 02 

紅得發紫,就會變黑。

這是一些果實的成熟規律,也是人類名氣的走勢規律

我覺得羅翔不是完美的人,我也不可能同意他説的所有的觀點,但同時認為:
“一個人在一生中説那麼多句話,不可能每一句都説得很對”,這是常識。

可網絡上這股子要把他拉出來踩扁的架勢,讓我感覺他比疑似強姦幼女的鮑某某還可惡。

羅翔被罵走,鮑某某粉絲數狂漲……這就是你們想要的世界?

這一切,跟當事人其實真沒多大關係,只跟公眾的心理預期有關。

人還是那個人,但觀眾的心理預期發生了改變。

你對一個人的心理預期是100分,當他只做到了80分,你就對他感到萬分的失望。你覺得他做不到那20分,是騙了你。你產生了一種被愚弄、被欺騙的感覺。

可是,
他本身沒有錯,錯的是你的預期,是你把他推到了100分的預期位置上。

若是你對一個人的心理預期只有30分,當他做到了50分,你就很容易對他產生好感。哪怕這個人做人根本不及格,但因為他超過了你的心理預期,你就不會太過苛責他。

你甚至會對他產生內疚感:哎呀,之前我錯怪他了,他其實沒有那麼壞。

學霸考了90分,被處罰;學渣考了60分,被獎勵。

好人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才能成佛,壞人放下屠刀就可以成佛。

也是“心理預期”在作祟。

這客觀嗎?公平嗎?

一點都不客觀,也不公平。

相反,我覺得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要警惕這種心理陷阱。

羣眾很輕易就把一個人推上去,尊他為神。

只要這個人被發現説錯了哪怕一句話、做錯了一件事。

他們又很輕易地把他拉下來,視他為魔。

你某句話、某件事做對了,那你整個人都是對的,你是天使小寶貝。
你某句話、某件事做錯了,那你整個人就是錯的,你是現世大魔王。

人的思維,為何一定要這麼兩極化呢?

這種遊戲,人們玩得樂此不疲。

那個人,早就只是一個投射工具。

只不過,每隔一段時間,就要換一個“投射工具”

你要是有羅翔那麼火,也會成為“投射工具”。

很難想象:出過軌的張藝謀和當過小三的鞏俐,如果生活在今天,還能不能成為國師和鞏皇。而郭美美生活在那個年代,還能不能憑藉“名氣”吃到飯。

只能感慨:就事論事,對某些人來講,真的好難。

你説甲這個人的A話説得很對,他們認為你在肯定甲整個人、肯定甲的整個人生。

你説乙這個人做B這件事情做得不對,他們認為你否定了乙整個人。

一個人身上出現一個贊點,立馬蜂擁而至,把人家碰上高台。

一個人身上有一個罵點,立馬羣情激奮,把人家踩進糞坑。

你要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肯定他身上其他不值得罵的點,那簡直就是找死。

説不定,十年前你寫的某條現在自己看來都很傻逼的微博也會被翻出來示眾。

誰能經得起放大鏡的審視?羅翔不能,我不能,你也不能。

哪天我要是被罵得退出網絡,我毫不意外。

我認識的有些很有趣的博主,要麼甚少發聲,要麼不再發聲。

 03 

莫言在諾貝爾文學獎領獎台上,講過這樣一個故事:

上世紀六十年代,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學校裏組織我們去參觀一個苦難展覽,我們在老師的引領下放聲大哭。


為了能讓老師看到我的表現,我捨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。

我看到有幾位同學悄悄地將唾沫抹到臉上冒充淚水。

我還看到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學之間,有一位同學,臉上沒有一滴淚,嘴巴里沒有一點聲音,也沒有用手掩面。

他睜着大眼看着我們,眼睛裏流露出驚訝或者是困惑的神情。

事後,我向老師報告了這位同學的行為。為此,學校給了這位同學一個警告處分。

多年之後,當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師懺悔時,老師説,那天來找他説這件事的,有十幾個同學。

這位同學十幾年前就已去世,每當想起他,我就深感歉疚。

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個道理,那就是:當眾人都哭時,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;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,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。

08年,汶川地震,大家還記得嗎?

當時電視上全天24小時連環在播放震情。

網絡上,也是鋪天蓋地的地震新聞和黑白網頁。

我上某論壇發了一句牢騷:我不想看這些新聞了,想看點娛樂節目,不然情緒太壓抑了。

然後,我就被罵到退出論壇。

可是,我發誓:我第一次看到視頻畫面裏密集的小學生屍體的時候,真的哭了。我也給震區捐過錢,雖然不多。但當我一打開電視,發現所有畫面都在講這個事情時候,我真的感覺到情緒壓抑。

前段時間,袁隆平去世了,朋友圈都在為他點蠟燭。

一個網友説她當天在羣裏説了一句:我好煩大家都拿“袁隆平去世”這件事來刷屏啊。

她並沒有禁止大家刷屏,只是表達了一下對刷屏這事兒的反感。

然後,就被罵到退出羣聊。

她也好,我也罷,我們都談不上惡貫滿盈,可是,在羣體只有一種情緒的時候,我們就成為了異類。

當羣體被某一種單一的情緒裹挾的時候,大家就是聽不進去任何不同的聲音。

 04 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從小一直都是一個不大合羣的人。

真不是要標榜特立獨行還是怎樣,我真的特別害怕人多的場合。

高中時候,因為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,我們搞了一場示威遊行……大家去操場上喊“打倒美國”的口號,都表現得很興奮,可是,我卻覺得有點尷尬,想跑回教室做數學題。

早些年體制內也唱紅歌,有一年大家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因為背景畫面太煽情,個個紅了眼圈,就我心硬,沒紅。

但是,離職前幾天,我帶外單位人員參觀原先供職單位建的文化展廳,聽到企業文化歌,卻很不害臊地紅了眼眶。

就像這幾天,我不是故意要跟主流輿論唱反調,而是真的理解不了別人的愛恨怎麼會那麼強烈。

羣情激奮的時候,一個人還能否持續內觀,真的挺難的。

有些事真的像一面鏡子,照見的是我們自己。

我的話,學到以下這些:

1.對輿論有畏懼之心。水能載舟,亦可覆舟。

2.人要對自己誠實。必須要對自己絕對誠實,對他人則可以相對誠實。

3.不立人設,連“我很真實”這樣的人設都不要立
(順便告知大家,我這人很虛偽的)

4.造神時,離歡呼亢奮的人羣遠一點;痛打落水狗時,離羣情激奮的人遠一點。總之,離人羣遠一點。

5.只相信相對確切的、權威的、真實的信源,在能稱得上證據的實錘出來之前,只相信實際已發生的事情,對一切傳言持存疑態度。

6.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,還要不要逆流而行?想想這幾天遭受的連環攻擊,我有點縮卵了。被罵幾句不要緊,威脅到我家人安全可咋整?

這幾天,我表達的,也都是我想表達的、我願意相信的。

謝謝你們包容我的這種不合時宜吧。

感謝在這種風頭浪尖上,沒有罵我的人們。

謝謝你們。

 一點碎碎念 

“媽媽,你這兩天干嘛這麼嚴肅,都不笑的?”

“啊?是嗎?我都不知道。”

反省ing………上網不利心理健康,以後多讀書、多鍛鍊、少上網。

這兩天被網暴,完全沒心情工作,所以昨天都沒有更文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